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之泉的博客

用自己的正能量去影响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日志

 
 

2010内地官员“雷人”语录  

2011-06-17 14:58:47|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员的“雷人语录”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直不断地涌现,“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这事不能说太细”、“不给钱谁为你办事”……这些官员雷人话语还在我们耳畔余音未消,“小心你的小命”、“小煤矿主的非法生产行为害掉了矿工的性命不说,毁掉了咱们多少干部”、“我只为领导服务”等官员最新的“雷人语录”又在网络上“走红”,并成为网友和媒体热议的焦点。2010年即将过去,笔者对今年“走红”的官员“雷人话语”进行粗略盘点和评论,除了惊叹官员超乎寻常的“真情流露”外,更嗅到了部分官员至高无上的“官本位”思想观念和权力越来越傲慢的气息。

辽宁省建昌县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你要过来,小心你的小命”

   12月8日下午,《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立三约见辽宁省建昌县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见四人上班打牌,便拍了照片。钟继祥带人抢走王的相机。有媒体记者向钟继祥求证,却遭对方威胁:“你要过来,小心你的小命”。( 源自2010年12月9日人民网)

短评:身为县政法委副书记的钟继祥为阻止记者采访,竟然威胁对方的生命,这哪是从一个政丄法委书记口中说出来的话,简直就是一个山寨土匪,是一个黑帮老大。我们实在不明白,领导干部队伍里怎么混迹了这样的人物,应该及早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以免引起更大的民愤。我认为:钟继祥之所以敢于叫嚣,是和官场的大环境不无关系的。历数几个曾出雷人语的官员,有的毫发未损至今稳坐泰山,有的虽曾被革去职务但现在已经复出,因为在某些领导的眼里,他们是敢于担待的有魄力的干部,是靠得住的下属,即使招致外界的指责,也动摇不了他们的位置。

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负责人:“打人纯属误会”

2010军7月21日,湖北省政法委一厅级官员的妻子陈玉莲在湖北省委办事时遭到武昌公安分局6名“信访专班”便衣警察围殴。殴打持续了16分钟。事后官员妻子神志不清,全身100多处瘀伤,轻微脑震荡。当天,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陈建祥前往医院看望,称“打人纯属误会”。( 源自7月22日《人民日报》)

短评:对于“打错门”,舆论焦点集中在“打错”上,原因是武昌公安分局道歉称这是“误会”。言外之意是:领导夫人不能打,普通群众但打无妨。然而,“打错门”之“错”,不在“打错人”,而是在暴力维稳思维下的习惯性打人。“信访专班”,理应是为信访人员服务,可是竟然以打人为“履职”。实际上,“保安脚踹农妇”、“长期上访被劳教”等事件,性质也一样。保安也好、警察也好,施暴的底气从何而来?正是把上访者当成了“不稳定”的因素,而把“维稳”当成了使用暴力的借口。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除了关注“打错门”,还需关注“打对门”。

江苏省委的官员:“哪个让你直播的?”

7月28日,南京化工厂爆炸事件引起全国关注,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中午12点15分直播爆炸现场情况时,一位江苏省委的官员走上前来质问记者:“你是哪里的?哪个让你直播的?”记者无奈中断了直播信号(网友从视频上发现这位官员是江苏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徐光辉)。(源自7月29日南方都市报))

短评:“哪个让你直播的”的言外之意就是拒绝媒体的知情权、采访权和发表权,就是打算卡死公众知情的渠道。南京此次爆炸案,惊天动地,不只是南京当天的最大新闻,也是全国当天最大的新闻,南京本地媒体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现场直播,保障公众的知情权,这是新闻媒体的职责所在,也体现了媒体的职业道德,凭什么不让直播?

每每有重大事件发生,第一想法不是救人,而是“灭火”,不是开诚布公,而是拼命捂盖子,在互联网高度发达、人人都是网上记者的当下,其实再愚蠢不过。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中国须忍受更高的物价上涨率”

10月14日,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中国须忍受更高的物价上涨率。现在加息,不仅难以控制通胀,还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10月14日中新社)

短评: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逐年下降的情况下,房价、生活必需品价格、教育和看病成本等却在不断上升,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老百姓提高对物价上涨的忍受度,能说得过去吗?国家发展经济不能罔顾民生。如果不能让普通公众分享、感知经济发展的成果,再过优异的发展数字,也没有实质性意义。

也许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相关部门在控制通胀方面还会继续消极作为,如果放任“发展至上论”思维的蔓延,今天让公众忍受高物价,明天还让公众忍受什么?退一万步说,公众“忍受”事小,错过了调控时机,谁来为可能造成的伤害负责?

江西万载县书记陈晓平:“我们不拆迁 知识分子吃啥?”

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发微博称在受邀去江西讲课时号召党员干部不要去拆老百姓房子,遭江西万载县书记陈晓平批驳:“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

据悉,陈晓平发表牛人牛语并非首次。今年九月,他曾在全县的维稳整治活动中发表公开讲话,强调要阻止民众到北京上访,要求“今后凡是到北京非正常上访的,第一次训诫谈话并罚款;第二次拘留;第三次劳教。并且在集中整治活动中,对早有劣、确定了犯罪事实的少数违法分子要及时抓捕归案,强力震慑,以儆效尤。”(源自11月2日《南方周末》)

短评:县书记陈晓平的牛语曝光之后,引发网民关于拆迁话题的激烈讨论。有网友指出,绝大多数的地方官员就是这样认为的。有网友表示,这句话必须当选年度官员语录。也有网友指出,拆迁不是罪过,强拆才是罪过。陈晓平的雷人之语无异于一面镜子,照出了部分干部扭曲的政绩观和急功近利的冲动。种种类似拆迁行为,打着诸如“公共利益”的幌子,不顾群众权益,通常都有急功近利、早出政绩的冲动,忘记了应该“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根本要求。这种思想动机和权力观念,与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相去实在太远。而从媒体屡屡曝光的暴力强拆事件来看,总脱不开地方政府甚至相关领导的影子。或者由地方政府部门直接联合成立强拆队,或者委托社会力量动手自己背后撑腰,这种权力的滥用,不仅与依法行政背道而驰,更是一些悲剧发生的根源。

于建嵘教授认为,今天中国的发展,再不能以拆迁为发动机了。宁愿发展慢一点,也要把保障民众的基本权利放在首位。拆迁可以拆出政绩,可以拆出高楼,拆出超级富豪,但拆走了民心,拆走了这个民族的未来。就是为了公共利益要拆迁,也要有公平公正的司法来解决。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发展。

河南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牛森营:“小煤矿主的非法生产行为害掉了矿工的性命不说,毁掉了咱们多少干部。”

12月7日,位于渑池县的河南义马煤业集团巨源煤业公司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6人死亡。河南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事故调查小组组长牛森营在事故调查组负责人在会议上指出:“同志们啊,河南出不起事了呀!小煤矿主的非法生产行为害掉了矿工的性命不说,毁掉了咱们多少干部,大家要认识到这是毒瘤。”(源自12月9日凤凰网资讯)

短评:“害掉了矿工的性命不说,毁掉了咱们多少干部啊!”是啊,在一些官员的眼里矿工的命远远没有官员自己的“官帽”重要。这不,26个矿工的生命竟然还没摘掉河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牛森营的“官帽”。矿工们的性命被害掉是可以不说的,干部们的前途被毁掉是不得不感叹的。矿工的生命比之官员的前途,简直就是轻于鸿毛与重于泰山。人命与官位,根本就不能放在一个天平上衡量。每个灾难事故的背后,大都与人祸有关联,这种人祸就是政府相关部门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对企业的监管不严,对安全生产的制度执行不到位,直接间接地放纵被监管对象的违法违规行为。这也是事故一再发生的根源。有官员曾公开表示,从已查处的案件看,几乎每一起重灾难的背后都存在着腐败行为。换言之,诸多灾难的发生都带有可悲的人为因素,也同时促使在中国的领域上诞生了“血煤”这一充满腥味的怪异词汇。

要想从根本上遏制灾难的发生,也并非没有可能。首先,要加大对有关安全法律法规、制度规范等落实情况的检查,从民本的角度出发,实施安全一票否决制。其次,要改变打招呼之下的行政监管,建立多层次安全督查体系,常态检查与随机检查结合,让监管的实效性真正体现出来,而不是疏于责任的走场秀。再有,要加强罪罚体制的建设,改变目前灾难事故后只经济补偿的模式,让相关管理者承受后悔一生的严厉的刑事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减少矿难的发生,才能让矿工性命的价值才有望超过官员“官帽”的价值。

成都双流交警二中队副中队长梁忠:“我只为领导服务”

有人乘车到四川国际网球赛事中心参加活动,在体育场大门外遭遇堵车,双流交警大队勤务二中队副中队长梁忠拍着车窗催司机快走并大骂司机,因为“领导的车子马上就要来了”。当司机与其理论时,梁忠竟称“我只为领导服务”,还反问司机“领导重要还是哪个重要?”由于记录争执过程的视频在网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双流警方回应称:“梁忠在执法勤务过程中方式简单,言语失当,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县局党委研究决定,对其作出停止执行职务处理。”(12月14日《华西都市报》)

短评:在我国的党政机关门口一般都镶嵌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公安机关大都还有“人民公安为人民”之类的标语口号,而这位梁副中队长竟然公开地叫嚣“只为领导服务”,这岂不是自掌嘴巴吗?

从目前的情况看,“我只为领导服务”其实是句“大实话”。首先,它凸显了“官本位”观念的根深蒂固。“君贵民贱”、“刑不上大夫”,这是封建社会的残渣。可时下,这种观念依然盛行官场,人治大于法治、领导“至高无上”。只要手中掌控有一定权力,就能在资源分配、利益享受以及社会的方方面面“通吃”、“通赢”。因而领导来了,他人自当“肃静”、“回避”。交警情急至下说漏了嘴,但这只是“官本位”观念的直观表露罢了。其次,它凸显了“惟上”的官场伦理。在权力运行并非完全公正、公平的现实语境下,领导的喜怒哀乐往往能决定下属的“乌纱”。基于领导权力的“威力无比”,“惟领导是瞻”,也就成了某些人的处事原则。“不怕百姓怨言,就怕领导责骂”,暴露出了当前官场上不正常的伦理心态。显然,“只为领导服务”是以漠视和损害民生利益为前提,有悖于公共服务宗旨,任其泛滥,祸害无穷。

【来自凤凰网】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