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之泉的博客

用自己的正能量去影响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日志

 
 

九宫之首踞城之半 武当大兴600年  

2012-09-27 16:05:56|  分类: 钱烨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2-09-26 11:00      来源: 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讯 2012年是“武当大兴600年”,自1月至11月,武当山将举办近10项庆典活动,祈福盛世。

武当山“皇家道场”地位的确立从公元1412明成祖朱棣大修武当山开始,公元1406年,东亚板块上的明帝国开始在燕京修建它的新帝都——紫禁城,而一座规模空前的皇家道场正在明成祖朱棣的酝酿之中。

明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明成祖朱棣颁诏了一个口谕,为“祈福于天,同乐太平”,命隆平侯张信等率20万军民到武当山大修道场,明朝人将按照皇帝心中憧憬的盛世太平,为他们崇拜的神——玄武,修建一座与紫禁城同岁,相同规格的宫殿群,而这注定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富传奇性的一页,后人称之为“北建故宫,南修武当”。

此后的十二年间,明朝人在天柱峰以北140华里故道上先后重建新建净乐、遇真、玉虚、南岩、朝天、清微、太和等九宫九观及其他附属工程33处,据后来的武当山文物保管所不完全统计,元明清三代在山营建宫庙建筑500多余处,其中明代大小庙楹2万间余。

武当大修600年后,现今保存完好的建筑129处,共存庙房1182间,占地43332平方米,而这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因1958年修建丹江口水库而被淹没于水下的“九宫之首”——净乐宫。

“均”既为均州古城,因为丹江口水库修建而一同淹没于水下,本期《长江地理》走进传说的开始,解读你不知道的武当山——失落的水下宫殿。

记者钱烨采写/摄 特别感谢武当山古建筑研究所张华鹏、张富明对于本版稿件的特别帮助

城变

水淹均州

“1965年,我父亲带我由水路去武当山,还可以看到老均州的城门楼子,空无一人”,原丹江口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丁力先指着丹江口水库二期工程淹没图甚为惋惜地说,“自1968年,一期工程建成蓄水后,它再也没有出现过。”

《丹江口市志·建置》记:“均州城是均县人民政府的旧址,位于东经111°11’,北纬32°41’,东倚汉江”,丁力先称1968年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建成蓄水之前,均州城外码头高出汉江水位116米,1968年夏天洪峰过境,丹江口蓄水至160米,均州古城全境淹没。

丁力先记得,1959年大坝围拢之后,均州城空置了近10年,“水位有时候上了均州城了,又下来”。

均州古属三苗之地,春秋时期属麋国,秦昭王九年(前298年),秦大将白起率兵攻取均陵,因有武当名山,昭王置武当县。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明确记载“汉水又东南径武当县故城北”,即指均州城。

从历史上看,均州行政范围在不断缩小,唐以前领武当、郧阳、上津三县,后武当县割出,自唐显庆四年以后再没有回到均州城了,明成华年间均州一度成为散州,州下未领一县,由襄阳府直接管辖。

1910年,著名汉学家欧文·拉铁摩尔青年时旅居中国,曾绘有湖北均县地图,按照地图等高线的分布,均州古城位于汉江西岸一块平坦的高地之上,周围山脉起伏,西靠关门山,关门山与城池之间相隔约1.5公里为均州古城所在的汉江支流冲积扇上。

在未淹没之前,历史记载均州古城东门紧邻汉江,江面宽“600米,直抵东山脚”。

1967年11月,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建成后下达蓄水,这片山间盆地被江水淹没,一直延伸到50华里之外的武当山镇草甸码头附近,临岸是武当第一山门——玄岳门。

随后,均州县治迁至今丹江口市,分领12个乡镇,2003年当山旅游经济特区独立行使正县级权利,再次从均县区治分离,归十堰市直接管辖。

城史

铁打的均州城,抵御了汉江五百年水患

史载,隋初,改丰州为均州,“均州”和“均州城”始于此。均州城,实际上是对周长3.6公里多的砖城墙而言的。均州在远古“三苗”时代无城,东汉初期修筑士城,明代才正式有了城砖。

是谁修建了均州古城的砖墙呢?

历史记载,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均州城千户李春在城西外西岗上建造窑场,大肆烧制30-40千克重的巨大城砖,修筑外包城砖的城墙,城墙采用内填土夯实的常见方式,外陡内缓,与现今在湖北依然存在的荆州古城墙相似。

在荆州古城墙博物馆,剥落一层内城墙的夯土层,可以看到古人用糯米粉与石灰掺合的粘合剂,均州古城因为3面环水也采用这种方式,2012年9月22日,记者前至存放丹江口水库淹没之前抢救部分文物堆放之地——丹江口博物馆,见到一些重达30多斤的城墙砖,一些白色糯米石灰粘合剂依然未曾剥落,难以搬动。

人们都说“铁打的均州城”,与这厚实的城墙砖有关。

经粗略测量,城砖长60厘米,宽10厘米,目测是荆州古城墙砖大小的两倍。

丁力先称均州古城墙记载的具体周长是“6华里夹153步3尺”,城开4个大门,南门因为仰望武当天柱峰而称望岳门,门内有连接城北净乐宫的南大街,南大街东向延伸出一条小巷呼之“朝武街”,是均州城内最为阜盛之地。

《均州县志》载,朝武街巷外有石牌坊,上书“麇镇雄关”四个大字,显示着昔日糜国文明。

其他三门为东门宗海门,俗称大东门,西曰夕照门,北曰栱辰门,其中东门城墙因为紧靠汉江码头而再开两座水门,北门内有瓮城,长宽6米多,“是专门用来处死犯人而防劫法场用的”,丁力先说。

均州城内的布置,可以遥想明清之际的汉口镇,明成化年间的汉水改道成就了后来的汉口商埠,汉正街、长堤街直通汉江货运码头,商铺林立,木船灯火日夜不息,淹没前的均州码头也如同此番景象。

《均州城概貌》记载,均州城东码头紧邻汉江,漕运不断,朝武街延伸至大东门,往来汉江的商客货运至此后,聚集朝武街市集买卖走贩。东门外因为码头兴旺而开一条河街,“出石坊过河街便是宽阔的青石蹬道,直达江水,江边停泊密密的木船,日夜不停地装卸进出口物资”。

《明史》中说,明代永乐十四年(公元1416年)从北京漕运来武当山的金殿构件就是在均州城东码头下的船。后来码头处有个地名叫金匠场,就是当年堆放金殿构件的地方。

原南水北调办副主任丁力先说,历史上汉江平原水患严重,“五年三溃,三年两淹”,民国24年,汉江发大水,过境洪峰的水文记录是51000m3/s,“今年长江洪峰才4万多”,丁力先说,老河口一下,洪水横扫汉江平原,“襄阳人可以在城墙上洗脚丫子”。

据《均州城概貌》记载,均州城门内设有石槽,可备水患,“闸门处堆上装满黄土的麻袋,厚约丈余,就这样把滔滔洪水挡在城墙外,城外洪水滔天,城内安然无恙。”

经历代修葺,到20世纪50年代均州城墙依然完整如初,除北边和西边护城河均淤积消失之外。城墙外陡内缓,雄伟坚固,令兵匪和水患却步,所以有“铁打的均州城”之说。

寻城

“朝山”的香客,在均州下船,于净乐宫沐浴净身

2006年4月1日,湖北丹江口市,消失了48年的净乐宫正式竣工开放。

净乐宫是一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宫殿,始建于明朝永乐十六年(公元1418年),位于古均州城内正北部,为永乐皇帝的行宫。正由于这样的皇家渊源,净乐宫建筑模式仿北京故宫建筑风格,与故宫同岁。

永乐皇帝是根据《三宝大有全书》关于“真武修炼成真”的记载在均州修建净乐宫的,“相传真武原是净乐国的太子,净乐国就在均州”,于是,为了纪念真武大帝的诞生地,永乐皇帝就在此修建了净乐宫。

净乐宫为武当山“九宫”之首,明朝徐霞客云“踞城之半”,老均州也流传着“一座净乐宫,半座均州城”的说法。

旧历三月三,均州古城是河南、陕西朝大香,许愿、还愿的香客首站,首先在净乐宫拜谢真武大帝,沐浴净身,有用锁口剑的,穿腮而过,从净乐宫沿古神道一路奔走呼号至金顶,用香灰止血拔下,表示虔诚。

可以说,净乐宫的修建让千年古城均州的沉没更加具有神秘色彩。而库区水位的抬升不仅仅是均州古城一处的灾难。

《武当山志》记载出均州净乐宫,一路向南60华里的古道上,分布着“二宫,十三庵,八桥,五十八庙观,共八十五处单元古建筑,”水库建成后“全部被淹”。

历史记载,1958年时任丹江口水利工程文物抢救总指挥的张体学,负责对一期工程淹没区的净乐宫进行搬迁抢救,从净乐宫至武当山镇草甸码头淹没的60华里古道上抢救性搬迁近千件文物,其中包括永乐宫建筑群中三大件:两个,是两座规格相同,明代现存最大的“龟驮碑”石刻,驮御碑通高8.5米,每座重约102吨,碑下的大石龟,竟有76吨重。另一个,是造型极其别致的“棂星门”石牌坊,宽33米、高12米,六柱五间五楼,直插云霄。

2012年9月22日,记者进入丹江口市博物馆寻找当年水库蓄水之前抢救的文物,除了那些均州城墙转,有几百件件石雕作品被搁置在博物馆简陋的院墙内,墙外是新复建的净乐宫。

令人不解的是面对这些煞费苦心抢救回来的文物,它们的待遇让人痛心疾首,很多石雕缺少关键部分,在露天的环境下,雕刻的精美花纹也在无保护措施中,消磨殆尽。

时间退回1968年那个夏天,丹江口水库成功蓄至计划水位线162米后,均州古城与净乐宫的传说一同沉入渊底。而这些保存古均州城与净乐宫沧桑记忆的石雕文物却躺在一个角落里无人问津。


 

城考

丹江口水下考古,何时重现古城?

2012年4月27日,浙江省千岛湖水下古城考古,揭开了两座淹没于千岛湖水库底下的神秘面纱,不禁让人想起沉没于丹江口水库水面之下的均州古城与净乐宫的命运。

“要是均州还在,不知要比平遥漂亮多少倍!”原任丹江口文物局副局长的陈智忠曾对媒体说,2000年他曾在水库内看见了均州古城的城廓。

原丹江口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的丁力先却告诉记者,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设计储存水位162米,据他所知,均州古城东城码头高116米,码头上有个坎,有9.5米,城墙高2丈5,也就是8米,加起来均州城距离汉江水面133.5米,而水库最低蓄水位是135米,夏季丰水期可以达到162米,“想看到城墙,根本不可能”。

面对一直以来人们对丹江口库区水下考古“雷声大雨点小”的质疑,丁力先道出一段隐情,其实早在2005年,丹江口库区就展开水下考古活动,文物局还找到了浙江电视台水下摄影师打算潜水拍摄古城,但在车子开到今均县镇停车后,水下摄影师在准备下水时不幸被松懈的液氧阀门击中,当场身亡,随后水下考古不了了之。

其实真中实情是缺乏资金,早在1989年湖北省政府就净乐宫石构件的保护、整修问题致函水利部,文物局工作的陈智忠还随着丹江口市市长赴京做汇报。但因一期工程已于1973年竣工,已无依据再出这笔钱,而胎死腹中。

“每次水利部与文物部门一起开会就吵架”,丁力先无奈地说,“搞文化保护的人太少了,一个文化站就一两个人,这么大的库区,发现什么墓葬、文物,报都报不过来”,丁力先说,“到后来,大家都息事宁人”。

据丁力先透露,均县镇附近存在大量春秋墓葬亟待挖掘。

玉虚仿佛秦阿房

盘龙,碑亭。武当山旅游局提供

长江商报消息9月27日,“武当大兴600年”纪念庆典活动将在新修复的玉虚宫举行,届时,玉虚宫将举行大殿修复落成典礼,宗教界人士举行玄帝殿神像开光仪式。

玉虚宫是武当山道教宫殿庙宇建筑中最大的建筑群,明朝中叶嘉靖年间,玉虚宫得到了大规模的扩建,占地面积525万平方米,房屋达2200多间。明朝著名文学家王世贞为此不禁发出“玉虚仿佛秦阿房”的感叹。

除却玉虚宫,明代大修武当形成了“九宫八观、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庙”的建筑规模,道家认为武当山建筑群的修建以《道德经》上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为准则。从天柱峰至均州古城140华里空间内的500多处古建筑单位完全按照“天地人”的顺序,以严谨的一比二比三的空间比例,排列至汉江之滨。

600年风雨之后,净乐国太子飞升的传说已经飘渺,而永乐皇帝为它所建造的宫殿建筑群却依然震撼于世。

【探访】

玉虚宫是最接近

紫禁城的建筑群

9月23日,玉虚宫山门外的“武当大修600年”仪式庆典正在紧锣密鼓地排练,经过5年的漫长修复,“废墟宫”已逐渐恢复点“玉虚”雄姿,中轴线上的玄帝殿与4座碑亭、2座山门已经得到修复。

玉虚宫是武当山道教宫殿庙宇建筑中最大的建筑群,明朝中叶嘉靖年间,占地面积达到525万平方米,房屋达2200多间。

今天修复的玉虚宫占地面积15.6万平方米,遗址面积仅为明朝中叶时期的3/100。

玉虚宫是最接近紫禁城的宫殿建筑群,明永乐十年(1412年)即开始修建玄帝大庙与山门等结构,规格按照北京紫禁城的内外宫殿结构,原有5道宫墙围护,如今看到的玉虚宫遗址只是被称为“紫禁城”的内城部分。

在未经洪水肆虐之前,玉虚宫是武当山举行各种法事与祭天的地方,玉虚宫成为废墟后,道教仪式搬到了展旗峰下的紫霄宫。

1992年,玉虚宫被列为国家重点抢救工程,遗址前的火车道与不断扩建的武当山镇对仅存的宫殿遗址造成威胁。

直到2007年,玉虚宫才开始缓慢修复,在9月23日,在玉虚宫试开放日,工人门正在铺设草甸与移栽古树,东侧宫墙正在加固,古建筑修复是个复杂的手艺,在场的修复工人基本以手工状态进行劳动。

在剖开的东侧宫墙墙面,墙砖之间是很容易辨明的石灰黏合,外侧墙壁是棉花与细黄色的沙土,他们被用来涂满了碑亭与山门的外表,最外层是红漆,上装绿色琉璃瓦。

在古代体制严密的统治阶层,黄色琉璃瓦只为皇家专用。

这些美丽的琉璃瓦是在均州北方一个叫青塘的地方烧制的,2011年,因为采访武当神戏,我曾经去探访过那些被鉴定为明代官窑的窑场。

所有的琉璃瓦皆来自150华里之外的无名小镇。

修建这些大型宫殿的木材,历史记载皆来自武当山以南的广州、广西,永乐皇帝曾下令,禁止在武当山大肆砍伐树木,并赦令武当山道场内官员维护当地森林覆盖度。

来自美国罗德岛的Jeff自2007年来到玉虚宫西宫墙外一家武馆学习道家武术已经5年,Jeff可以说一些中文,对于玉虚宫,他的第一印象是跑到电脑旁用拼音打出了“废墟”这两个字。

很显然他无法表达这个词的中文意思,于是用电脑代劳,Jeff说,他刚来武馆时每天清晨都会跑到玉虚宫打拳、练剑,玉虚宫给他的感觉是一种历史的沧桑感。

Jeff记得,2007年,玉虚宫就开始修复,“但真的很慢”,在2012年玉虚宫玄帝庙建成试开放之后,他与他的几个外国朋友都感到无比兴奋,“很漂亮”,Jeff说,“说明政府很重视这个宫殿”。

“但,以前的草和大树我也喜欢,他们被拔掉了,换了草皮”,Jeff无奈地说,Jeff打算在武官再练习3年,与大多数外国人喜欢武当武术一样,他也想回到美国后开家武官。

2012年,值“武当山大兴600年”之际,武当山古建筑群有3座宫殿进入修复阶段,这些宫殿曾长期坍圮几百年之久,有“长高中”的遇真宫,修复中的五龙宫,3座宫殿将迎接新生。

与Jeff复杂的心境一样,很多人对古建筑遗址的修复与保存存在质疑,就像争吵了几十年的圆明园一样。

本报记者钱烨采写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