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之泉的博客

用自己的正能量去影响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日志

 
 

追踪金丝猴(1)  

2013-08-20 22:21:51|  分类: 钱烨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踪金丝猴

2013-08-15 03:05:50 来源:长江商报

追踪金丝猴(1) - 石晓轩 - 爱之泉的博客
 

长江商报消息 87日,在错过金丝猴迁徙路线后,跟猴队员已经两天没有见到金丝猴的踪迹了。队员们坐在大小千家坪路线交叉点上,竖着耳朵倾听巴山冷杉林顶端的动静,黄天鹏端着望远镜穿过小千家坪的高山草甸,突然在回来的路上停下了。

一只梅花鹿钻出落叶林,背着阳光,与我们对视。

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它身上梅花装的白色斑点,头上鹿茸尚未成熟,显然这只刚脱离母乳的偶蹄目动物尚未察觉自己的风险,而在从巴山冷杉林投下的琐碎阳光里,它显得如此端庄美丽。

这算是我们一路追寻川金丝猴的一个艳遇,而在野外追踪到一群金丝猴的概率与突然撞见这只梅花鹿一样,机会渺茫。

去年年底,神农架保护区在时隔六年之后重启了野外川金丝猴的生存调查项目。我们追踪的3群金丝猴生活在海拔超过2000米的大小千家坪腹地,这里生长着巴山冷杉林与华山松是金丝猴主要迁徙活动区。

它们在这个季节以什么为食?

群体的金丝猴具有社会组织么?

它们的栖息地是否变得不再适宜生存?

一年之后,《长江地理》再次深入神农架山林,跟记者钱烨一起追寻野生川金丝猴部落,听他们的故事。

本期专题 本报记者 钱烨 采写/

追踪神农架千家坪野生金丝猴部落

2013-08-15 03:05:50 来源:长江商报


追踪金丝猴(1) - 石晓轩 - 爱之泉的博客
 

长江商报消息 我在箭竹丛里狂奔时,目击3只野生川金丝猴飞跃而过

1980年首次报告神农架有金丝猴以来,到2006年结束的第三次神农架金丝猴种群数量及分布全面普查结束,神农架的金丝猴主要分布在金猴岭、大龙潭、千家坪3个区域,共8个小种群,1282只。

神农架金丝猴属于川金丝猴,金丝猴种群中最漂亮的一支。1980年在神农架首次发现后,将这种主要分布在四川境内的灵长类树栖动物的分布范围向东延伸到东经110°的湖北边界。

时隔7年之后,神农架保护区重启了对野外金丝猴的普查,而《长江地理》也借此之机与野外跟猴队伍在神农架夏日的高山密林中寻找这些漫步树端的人类近亲——川金丝猴。

由于时间限制,《长江地理》选择地形比较开阔的千家坪作为跟猴区域,而对于警惕性极高,一直处于移动状态的野生川金丝猴,能否在野外发现它们的踪迹,还是一趟未知之旅。

本报记者 钱烨 采写/

围绕河间地的山脊,是金丝猴稳定的生活圈

野生川金丝猴在神农架千家坪保护站的活动面积大概超过60平方公里,这是两个平整海拔超过2000米的河间地,分布在千家坪的野生川金丝猴群就是在这些围绕河间地的山脊上来回迁徙的,形成一条亘古不变的金丝猴生活圈。

虽然搞清楚了千家坪川金丝猴的迁徙路线,并不代表可以顺利地在野外追到它们。野生川金丝猴的迁徙路线虽然固定,却是在很大一块范围之内,而具体路线的选择,则会受到季节、雨水甚至是光照的影响。

长期跟猴,也是此次野外跟猴的队长黄天鹏说,如果没有人类的干扰,野生川金丝猴的迁徙速度很慢,大约一小时可以移动1公里,甚至在某一个食物丰富的山脊上待上十天半个月都有可能。但是,野生川金丝猴对于人类捕杀与打扰的记忆太过深刻。若发现人类痕迹,负责警戒与迁徙路线的猴群就会逃跑,只听呜嘎声一片(金丝猴报警的叫声),大小猴子瞬间消失在巴山峻岭之间。

河间地是一段干涸的河床,发源于鸡心尖,听说夏季暴雨时常会积水成潭。但此次历程中我们并没有看到潭水,而是一段彻头彻尾的鹅卵石河床,地面长满了海棠与山楂树。鸡心尖脚下有山洪暴发的痕迹,从折断的华山松与直径超过60cm、连根拔起的红桦树,可以看到那次山洪的威力。

跟猴队员都说,千家坪曾有人居住过,清代这里是连接巴东至木鱼的盐道。小千家坪的平整地上曾经有座村子,是往来川鄂的盐背子歇脚之地,只可惜一次夏日,接连下了48天的雨,所有可以吃的都腐烂掉了,山洪暴发,活下来的人都搬出了千家坪。

这段历史已不可考,但是曾在此跟猴超过8年的杨敬龙说,他曾经在连接大小千家坪的山脊上发现古人修筑的堡寨,显然是用来防匪的,而在鸡心尖脚下曾有几座古墓与墓碑,自己已经很难辨认,只看得嘉庆几个字样。

说来也巧,这条连接木鱼至巴东的经济要线,同时也是野生川金丝猴固定迁徙的路线。虽然不能确定,野生金丝猴进入大小千家坪会从哪座山脉翻到巴山去,但作为重要的迁徙通道,人类运盐的经济线与金丝猴的生活圈恰好重合在一起。

在金丝猴的水源地喝饱水,我们循迹直插山林

大小千家坪虽说是块河间地,但却很少有水,往来千家坪的猴子很多时候必须通过一段有水的河床,补充饮水后接着向巴东方向迁徙。这段河床位于海拔2000米河间地的下游,千家坪保护站的公路顶端。

杨敬龙说,从鸡心尖发端的河床,流经水洞子之后沉入地下,后从此处冒出来。这里不仅是金丝猴迁徙中重要的水源地,也是我们每次上山最后一次补充水的地方。

就在我上山跟猴的前一天,千家坪保护站的跟猴队员在河床对面的山脊上看到一群金丝猴。很显然,野生川金丝猴在迁徙路途中受到水源地的困扰也会被迫通过一些固定的地点。队长黄天鹏每次至此都会稍留片刻,静观对面山脊的动静。根据昨天的判断,这群猴子可能向鸡心尖方向去了。黄天鹏掐灭烟头,叫我们几个装满水,喝饱后,从河床越过,插入对面的山林,沿着山坡寻找昨天猴群留下的痕迹。

我们一行5人,很快来到河床对面的山脊,穿过一片箭竹丛,就是繁密的灯台树林。队员老赵首先发现了折断的树枝,而一些没有吃完的灯台树种子,被随手扔在树下。

金丝猴有边走边吃的习惯,它们的觅食效率很低,一般对待食物,好吃不好吃,咬几口就丢下,即使在食物匮乏的冬季,它们以树枝上的休眠芽、松萝(树上的地衣)为食,也不会一扫而光。

黄天鹏说,金丝猴喜欢吃油性比较高的食物,像散落在地上的灯台树、槭树种子,特别是秋天华山松已经成熟的松籽,含油量非常高。松籽是金丝猴最喜欢的食物。常年跟猴的黄天鹏说,秋季,在安静的华山松林里,隔得很远,就可以听到它们嗑松籽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

黄天鹏说,幼猴没有太大力气,很难掰开松塔坚硬的外壳,一般连皮吞下,而对于一只成年的雄性金丝猴来说,松仁的硬度就不值一提了。它可以手脚并用,似乎脚上的力气更大些,黄天鹏说,一只脚固定,两只手一掰,牙齿一撕,松仁就炸开了饥饿的公猴也会连皮吞下,从它们的粪便中都能看出来,皮的纤维组织是不能被消化的。

夏天,金丝猴可以吃的东西很多,除了槭树、灯台树的种子,它们有时会翻朽木皮下的昆虫,长满山涧的凤仙花也是它们的食物,而一只金丝猴坐在树端,可以随时捕食飞过面前的蛾子。它们吃蛾子的时候很有趣,随手一抓,然后撕掉一双翅膀,把肥胖的躯干塞进嘴里。因为进食中含有大量纤维,金丝猴要花很大一部分时间坐在树上睡觉、消化。

说着猴子的食性,队员老赵根据折断树枝的痕迹,判断出猴子应该向更高的几处山脉移动过去了,说不定已经翻过山脊,进入林管所的南山方向,我们驻足静听,一拨人分开沿着山脊的不同高度向鸡心尖走去。

哨猴发现了我们,接近100只的猴群突然炸开了锅

大约到中午,我们爬到林管所与千家坪保护区的分界,GPS显示的高度是2354米。这是一个山头,顶端植物被冷杉与小叶黄杨覆盖,黄杨的枝杈过于密集、坚硬,很难前进。黄天鹏跳上岩石掏出望远镜瞭望,耳朵尖的小孙刚才似乎听到前面山脊上有动静。

是金丝猴么?我问。观瞭了很久,黄天鹏从岩石上迂回下来,说似乎听到声音了,就在前面山脊的阳坡,但看不到踪迹。

为了不惊动猴群,黄天鹏留下老罗、小孙,带着我跟老赵,沿着两侧宽约4米的山脊向前爬行。我们弓着腰,生怕踩出一点声音,但前面的山脊看来还很遥远,上上下下地折腾多时,我们来到一片箭竹林。

脱下包,黄天鹏说,我们钻过去。

环顾四周,这片箭竹林是绕不过去的,面前100米开外就是金丝猴栖息地,放哨的猴子肯定已经站立在猴群边缘盯着山脊,下行肯定会被发现,而面前的箭竹林虽然会发出声音,只能轻声而试了。

果不其然,就在我们潜行不到30米的距离,一直坐在山脊上的哨猴就听到了声音,一个掠影,向山下密林里钻去。此时,底下接近100只的猴群突然炸开了锅,噫、哇、嘎的声调此起彼伏,落叶林中枝头颤动,不消一分钟的工夫,那群猴子又跑到距离我们300米以外的山坡上去了。

黄天鹏给小孙打电话,叫他们跟上来,说发现猴群了,应该是昨天在饮水点看到的那群猴子,数量不会多于100只。

我问怎么能够在密林掩蔽的丛林中确定猴群的数量,黄天鹏说,根据猴子的叫声,活动面积,可以粗略估计这群猴子的数量。与小孙、老罗会合后,我们商量猴群的迁徙路线,黄天鹏判断这群猴子是要翻过山脊进入南山去的。但是受到我们惊扰,它们开始向鸡心尖方向移动,这连接附近这座最高山脉的山脊线上,猴群随时都有可能翻过山脊,进入巴东。

磋商之后,黄天鹏决定沿着山脊,先绕到猴群的前方,找到一个制高点,然后等待它们从我们底下经过,便于观察。

猴子在树端跳跃,我们跟不上它们的脚步

长途奔袭了半日,我们准备先做饭。燥热已经消失了,我只感觉体温流失很快,我们斜插到猴子栖息的阴坡,走过一片草甸,折回长满红桦与湖北海棠的地方。

红桦的树皮是引火的最佳材料,老赵建议我们进入这片远离猴群栖息地的红桦林。我们脱下上衣铺在地上休息,红桦林底层生长着蕨类,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灌木、菌子。黄天鹏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线,自4月份山雪融化后,他跟小孙、老赵就来到千家坪保护站跟踪野外金丝猴,目前只在千家坪一带观察到两只小群独立的金丝猴部落。而在2006年调查中发现的一个超过200只的大群猴子却未能发现。

黄天鹏说我很幸运,进山第一天就看到猴子,他们经常四五天也看不到一只猴子。千家坪虽说是金丝猴重要的栖息地,但猴群永远是流动的,它们的生活是一个循环圈,在神农架16003000米海拔的山坡上固定迁徙,具体路线却是由猴群决定的。

就拿千家坪来说,这三个猴群的迁徙路线基本相同,这样一个循环圈如果从鸡心尖开始,进入巴东的送子园,经过大小干溪,翻过铜厂垭子,又翻回神农架的地界,接着沿着石板沟可能进入关门山,或者大千家坪,又回到小千家坪、鸡心尖。听巴东境内的村民说,他们迁徙的路线非常广泛,这么一圈绕下来,可能需要12个月。

跟猴有8年多经验的黄天鹏说,在野外跟猴子很艰苦,因为金丝猴在树端,移动很快,而很多地方,跟猴队员不得不绕行,但是根据粪便、树枝,是很好判断一个猴群的移动方向,而长时间跟一个猴群,就会减少它们的警戒心理,与它们近距离接触。

夏天林子太密,只能听见猴子彼此打招呼

我们大概绕行了2个小时,确定走到了金丝猴的前面,这块海拔2361米的制高点,长满小叶黄杨的山脊顶端,可以眺望前方没入云端的鸡心尖了。

黄天鹏爬上悬崖边上的华山松,掏出望远镜端望,枝条遮挡了他的视线,从那些枝条中可以看到斜下方山脊的一举一动。

一只大公猴坐在树端吃种子。黄天鹏对我说,距离太远,很难拍到它们,你听到叫声了么?我仔细打听。

那是它们在彼此打招呼。它们没发现我们,正在向这边移动。

如果是在秋冬两季,在野外寻找金丝猴会比现在容易得多,阳光照射下的金丝猴金光闪闪,大老远就可以在望远镜中看到它们。黄天鹏说,夏天林子太密了,即使距离猴群很近,都不一定看到它们

附近的小孙说猴子已经移动到我们下端了,黄天鹏建议我们一起走下去。这是可以与野外金丝猴近距离接触到最近的时候,但底部的悬崖阻挡了我们的去路。

老赵跟老罗已经斜插进入金丝猴的领地了,不过猴子已经发现了它们

我们迅速扭转路线向山脊奔去,穿过一片箭竹林,显然已经追不上向前移动的猴群,落单的老赵在地上捡起金丝猴的粪便,用塑料袋包好带回,小孙记下了今天追踪金丝猴的结果。

天色将晚,黄天鹏准备记下最后的GPS数据返回保护站,幸而,我在箭竹丛里狂奔时,目击了3只野生川金丝猴从面前飞跃而过。

这条连接木鱼至巴东的经济要线,同时也是野生川金丝猴固定迁徙的路线。

猴群永远是流动的,它们的生活是一个循环圈,在神农架16003000米海拔的山坡上固定迁徙,具体路线却是由猴群决定的。

它们吃蛾子的时候很有趣,随手一抓,然后撕掉一双翅膀,把肥胖的躯干塞进嘴里,因为进食中含有大量纤维,金丝猴要花很大一部分时间坐在树上睡觉、消化。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