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之泉的博客

用自己的正能量去影响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日志

 
 

于人,是恐惧是迷失 于动物,那里是天堂  

2013-10-17 08:33:51|  分类: 钱烨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人,是恐惧是迷失 于动物,那里是天堂

2013-10-17 02:24:28 来源:长江商报

于人,是恐惧是迷失 于动物,那里是天堂 - 石晓轩 - 爱之泉的博客

生长在树端的菌子。

长江商报消息 200平方公里锅形沉降,螺圈套大峡谷惊魂三小时

10月1日,我们进入了螺圈套。为了弄清楚生存在神农架的川金丝猴在螺圈套内的活动范围,我跟杨敬文在海拔2742米的扇子坝翻进去,这是能够下到螺圈套少有的几条路线之一。

接下来记录的这3个小时,是我与向导杨敬文在神农架螺圈套大峡谷的经历。

从生物学上说,这块占地超过200平方公里的锅形沉降大峡谷,是动植物生存的伊甸园。垂直的峭壁,幽深的峡谷使人望而却步,两次规模最大的科考——1980年的神农架中美联合考察、2012年的神农架综合考察,科考队也只能望洋兴叹。

本报记者 钱烨采写/摄

■扇子坝

云雾从谷底升起,从最高处寻找深入“锅底”的路

穿过一片箭竹林,我们隐约看到登上扇子坝的小路。这段路并不好走,通往扇子坝顶峰的是一条曲折的山脊,这条山脊的背面就是螺圈套,当然,我们不需要登上山顶,只需要在这条山脊上找到进入螺圈套的路。

本该被高山草甸覆盖的山脊,上世纪80年代被林管局栽上了密集的高山杜鹃与落叶松林。按照自然的生长它们不会这么密集,这给穿越山脊增加非常大的难度,尤其是落叶松林。进入10月的秋季后,松针开始掉落,我们几乎成了一个草人,而且那些松针扎得皮肤痛痒难耐。

好不容易穿过那片落叶松林,我们汗流浃背地坐在扇子坝顶峰附近休息,这时螺圈套开始升起一团雾,杨敬文埋怨道“好不容易来一趟,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们坐在山脊上,眺望大峡谷,寻找下山的路,并等待浓雾退去。

终年雨雾缭绕的大峡谷,突然升起一团雾确实不足大惊小怪。杨敬文说,螺圈套一年有一大半时间埋藏在云雾里,如果雾太大,人就不敢下去,本来就容易迷失,再碰到大雾,就是拿命开玩笑。

趁着等雾散去的时机,我们开始补充体力,一人啃了一个馒头,喝点从桥洞沟补充的山泉水,杨敬文开始四处寻找下到峡谷底部的山路。

“如果不是有雾,我们应该可以看到西边的观音洞与金猴岭。”杨敬文叹道,至少那里可以作为一个地理标志,我们再上来时可以目测距离。

稍坐片刻,云雾已经从谷底升起,淹没了边缘山脊稍微低矮的山脉。杨敬文从一片冷杉林中钻出来,告诉我,可以下去了。但能下去多深,他也不敢确定。

四方池

对于擅长攀援的金丝猴而言,这里也是生存的挑战

扇子坝背面这片峡谷确切的名称叫四方池,也是杨敬文进入螺圈套大峡谷次数最多的部分。但环顾整个峡谷,这块弹丸之地,只能说是这片神秘孤岛的极小一部分。这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我们在里面行走了3个多小时。海拔大概下降了两三千米,走到一块断崖前就没有路了。

在下去之前,杨敬文交代我一定要仔细观察脚下的山路。扇子坝斜坡部分还是很好走的,一片倾斜的草甸,一直延伸到峡谷内部的冷杉林中去。然而钻过冷杉林,山体就发生明显的变化了,下坡变得非常陡峭,沿途的灌木丛中蔷薇与卫矛科的植物太多了,我们只能抱着树,扯着藤蔓,小心地在下坡路上摸索,又要防止被那些灌木扎到,移动的速度很慢,紧接着就是迷失方向。

确定找不到路时已经下午3点多,峡谷底部的山脉分布非常类似,丛林非常稠密,因为山坡的倾斜度很大,它们几乎都长在我们头上,迫于无奈,我们只好沿着陡峭的山脊攀行,希望可以再向下延伸一段距离。

这些山脊,就是螺圈套峡谷内常见的“鸡爪岭”,一节节孤峰突起,有些甚至可以当支铅笔,顶端竖着一块巨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坠到谷底。峭壁上很少生长植物,白花花地竖在那里,一眼望下去,确实令人发颤。

这些断壁不仅对于人类,即使是擅于跳跃的金丝猴,都是对生存的极大挑战,杨敬文曾经在螺圈套里面跟踪金丝猴时,看到母猴抱着小猴,从这些阶梯状的悬崖峭壁艰难跳跃的过程,“在树枝上来回荡了十几次”,他们每次跟猴至螺圈套,就只能放弃前进。

“猴子又进了螺圈套”,队员们往往面面相觑地说,然后从大峡谷边缘上的山脊绕过去。

■最后的断壁

金雕从谷底盘旋而上,我们只好在恐惧中折返

时间过去了3小时,我跟杨敬文明显开始变得焦躁,这是在逼仄与地理环境十分复杂的环境下,很容易滋生的一种心理,也是杨敬文每次进入螺圈套难以抑制的一种恐惧。

这种恐惧的源头是迷失。

仔细观察地形,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下去的路的。但是被那些灌木的刺扎得忍无可忍,又在峭壁上耗费极大体力后才决定折返。我们爬到一块孤立的巨石旁休息,看得出那里是苏门羚的领地,留下的粪便还很新鲜。

这里断崖绝壁的地理环境非常适合这些如山羊一样可以灵活跳跃攀爬的偶蹄目动物生存。这里已经成为它们栖息繁殖的乐园,沿途而下的断壁前都会留下它们的粪便,再后来休息的时间里,我甚至闻到一股浓烈的羊骚味弥漫着整个山谷。

就在我们动身折返的那一刻,一头野猪厚重的喘息声打破了丛林的寂静。我惊出一身冷汗,一把抓住杨敬文衣襟,让他停下来仔细听,“别怕,是野猪。”他曾经在螺圈套边缘跟猴时碰到大小17只野猪家庭,吓得爬到一棵冷杉树上。

返回的路途中,几只金雕借助着谷底上升的气流盘旋而上,我们走得却十分艰难。下去可以说是一个方向,而头上的路线却是多向的,前路不断碰到绝壁,绕开,再是绝壁,最后杨敬文从一块断壁上爬了上去,我看了看高度,自认没有胆量,于是围绕崖壁下的冷杉林,绕了很久,终于在杨敬文的指导下爬了上去。

翻上扇子坝已是下午4点,体力耗尽的我们躺在草甸上打瞌睡,这次对于螺圈套大峡谷的探索可以说只是匆匆一瞥。不过对于人类禁止涉足的那个深邃与结满恐怖传言的幽暗谷底,很多迹象表明,这里是金丝猴与苏门羚生存的理想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