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之泉的博客

用自己的正能量去影响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日志

 
 

秋实寻踪  

2014-10-21 19:32:52|  分类: 湖湘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实寻踪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钱烨编辑: 王砚时间:2014-10-21 14:28:18

 

  10月9日,白云山保护区路边的红豆杉,摘下品尝,甜糯糯的。而5天后在黄桑保护区遇到的红豆杉却未结果。

  □撰文/钱烨 摄影/华剑

  要画一张湖南全省的秋果分布地图其实有一定难度,至少在此之前尚未有人研究过。大部分人都在怀念小时候山里的果实,但并未搞清楚其季节与成熟时间。一些果实的名字倒是可以提供时间概念如八月瓜(九月炸),似乎是在农历九月间成熟的,但从北往南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告诉我八月瓜已经掉光了,仅在湖南省的西南端——绥宁与广西的交界地区发现一棵八月瓜藤,已经炸开,果实被抛撒至沟涧里,熟透了。

  此外,由于时间关系,湘东与洞庭湖地区并未涉足,虽说大部分的秋果是广泛分布的,但听说岳阳的鸡头菜(芡实)已经成熟了,可以做糕点呢。所以,这张不够完备的湖南秋果分布图,是依靠我们9天来的行程绘制的,因为对植物的喜爱,大家奔入山林,在秋季的尾巴里,寻找可食或不可食的野果,然而亦难免挂一漏万。

  10月15日,湘西南乌鸡山沟谷中的尖叶四照花已经成熟,在湘北壶瓶山亦有,但果实大多掉光。

  多花猕猴桃,口味异常的好。

  五叶瓜藤,与八月瓜同属木通科,两者成熟后也很像,但五叶瓜藤小些,两者皆为湖南秋季最具代表性的野果。

  广布种:四照花(山荔枝)、野猕猴桃、八月瓜、五叶瓜藤,是湖南秋季可食野果的代表

2014年11月12日,中途回长沙,至岳麓山寻找秋果,在山顶电视塔旁发现盐肤木(即五倍子树)与毛栗子的果实,行至爱晚亭,有人卖毛荔枝,问来不是湖南种,从广西运来,为野生,红彤彤的,吸引不少游客驻足。

  其实湖南境内有呼为山(野)荔枝的,名四照花,途中发现两种——尖叶四照花、大型四照花,只吃到尖叶四照花的果实,也是红彤彤的,果皮很像荔枝果,口感很甜,不剥开检查,一口下去可能会吃到虫子,10月15日在湖南省南部黄桑保护区,正在采集植物标本的林科大研究生周建军说,“怕什么,高蛋白”。

  四照花、毛栗子、盐肤木可谓此次秋果收集计划中的常见种了,当然,说到常见也就是湖南省的广布种还有很多,如野生猕猴桃,从北至南发现不下5种,分别为中华猕猴桃、京梨猕猴桃、黄毛猕猴桃、金花猕猴桃、多花猕猴桃。

  其中最常见的为中华猕猴桃,个头也最大,为山里居民采集量最大的野果子了。10月16日,黄桑保护区上堡村村民几乎每家都可上山搜集这种口味酸甜,极受游客喜爱的秋季野果子。村民杨进品甚至一秋可采300多斤,我们来的前一天,刚卖掉100多斤,剩下是自己吃的,也可用来泡酒。

  10月9日,在湘西白云山保护区通往大水井保护站路上,攀爬在杉木上的中华猕猴桃吸引我们停下。本地驴友海子擅爬树,树高10米,其顶端猕猴桃尤多,果实尚未成熟,硬硬的,掉在地上反而是熟透的,捡一个,与摄影记者分吃,那股透心酸甜,惦记了一路。可惜成熟者太少,个头亦不甚大,总吃不解恨。

  山里的果实与种植的口味总是相差太大,如这猕猴桃,一路只要碰到的,大家恨不能吃个饱再走。而三叶木通(八月瓜)则更受欢迎,可惜一路却未吃到,另一种亦为木通科的五叶瓜藤,倒是碰到不少。

  三叶木通(八月瓜)、五叶瓜藤可谓秋季野果中最具代表性,亦是山里人印象最深刻的果实了。在首次开始寻找野果的白云山,问起巴科村的村民,“山里有啥野果果可以吃喽”,第一个听到的总是“野果果多咧,不知八月瓜现在还有冇得啦”。

  三叶木通成熟后表皮灰紫色,沉甸甸的,大者有10厘米,而五叶瓜稍小,酱紫色,外皮光亮。两种果实挂在树梢上很容易混淆,但可以通过数叶子的方式用以区分,3片叶子的为八月瓜,5片叶子的为五叶瓜藤。在湘西白云山的疏灌木林里,我们亦发现了另一种与两者长得很像的黄腊果,成熟时间亦在9月、10月,果皮黄色,但不裂开,本地人却不吃它。侗族人叫它猪腰子,可入药。

  上文所及3种主要的秋季野果,无论是产量或者口味可以说是湖南秋季野果中的代表,但也有更普遍者,如常人都可吃到的板栗、核桃,在壶瓶山至黄桑的路上亦发现野生者。

  10月11日,在海拔1300米的湖南省最北端壶瓶山村,村内的野核桃已经掉光了,而430公里之外的湘西南黄桑保护区上堡村村民刘道树昨日刚从后山捡了五六斤山核桃回来,山(野)核桃壳硬,石头都很难砸开,刘道树的方法是放在火里烤,炸开后,捡果食,非常香,是家核桃不能比的。

  其他如荚蒾、火棘亦为广布种。火棘在壶瓶山尤其多,被称为救军粮,一说军队在山里行军,没有粮草,就以火棘为食,也可说明这种野果在秋季成熟后的数量与常见。10月11日在壶瓶山保护区海拔670米的簸箕山,本来打算去看一棵红豆树的果实的,结果没有结籽,一路上却长满了火棘,红彤彤地映满了半个山坡,颜色非常诱人,口感却一般,尝了一个,无味稍有些苦涩,不过对于行军打仗的队伍,能用此塞饱肚皮也算不错了吧。

  另一种红彤彤的,可以映满半个山坡的就是荚蒾了,湘西白云山很常见,巴科村村民亦吃它。所有的荚蒾似乎尝起来都是酸酸的,靠近北部的白云山的宜昌荚蒾是,南部黄桑保护区的粤赣荚蒾也是。

  当然,这里所说广布种果实都为可吃的,对于其它不可吃的,就不一一详述了,如湖南全省都可见到栎树的果实,欧洲人喜欢统称它们为橡子,在岳麓山都可捡到,它们是许多啮齿类动物越冬的果实。而另一种,看起来非常诱人,猕猴欢喜者,果实外壳亦是红彤彤的,壳多刺,像板栗,是湖南常绿阔叶林中的常见树种,南北皆有分布,却不能吃,让人空欢喜一场。

  湖南省最北界壶瓶山村大洞坪组,路边的猫儿屎,主要分布湘北高海拔地区,村民称之为野香蕉,尝起来并没有八月瓜好吃,籽多。

  区域特有种:猫儿屎,湘北才有,而越往南,冷饭团、山竹子、南五味子就慢慢多了

其实并没有哪种果实是湖南各地区特有的,至少在我们9天来的行程里是这样,但是一些只分布在湘北或湘南的果实是有的,或者如吉首大学植物分类学家张代贵所言,谨慎的说法是:越往南这种果实越多,如冷饭团、多花山竹子,几乎只有到了湘南的郴州、永州,湘西南的绥宁、会同才会有,而分布于湘北高海拔地区的猫儿屎,我们只在湖南省最北端的壶瓶山村找到过,果实已经烂熟,晚来几日估计连藤子都看不见了。

  其实猫儿屎与八月瓜、五叶瓜藤一样亦为木通科植物,但若不是生活在湘北高海拔地区的湖南人,估计没机会尝过这种名字听起来有些倒胃口的秋果。它在华中地区特别是鄂陕边界地区很常见,那里的山民形象地称之为野香蕉,是继中华猕猴桃之后,采集量最大的秋果,但在湖南人看来就陌生多了。成熟后亦为紫色,但形体较小,略像香蕉,特别是簇生状,远看跟一簇簇香蕉一样。

  10月11日,在湖南省最北端的壶瓶山村大洞坪组,共收集到四五个果实,尝起来没有五叶瓜藤好吃,籽多肉少,无甚甜味,它与八月瓜、五叶瓜藤一样喜欢潮湿的山谷地,山坡林地也有,但结果量稍差。

  《中国植物志》中记载的多分布在云贵川、广东、福建的冷饭团,在湖南的南部边界还是常有的,而且现在正是果期,10月8日,问起已在白云山保护区工作17年的宿局长,也说起地理位置靠北的白云山有冷饭团分布,只是数量很少,《中国植物志》中记述其果有6到10厘米,成熟后红色或黑紫色。

  10月14日,在黄桑保护区由靠广西边界的两河口驱车赶回黄桑坪保护区管理处的山路上倒是看到了一株冷饭团,无果,4天前做植物调查的周建军路过此地时,还是挂满果的,此时已被路人摘得精光,一个果也没留下。保护处龙景波说,冷饭团、猕猴桃都可以摘回去放在麸皮里催熟,这棵冷饭团又长在路边上,不被摘走才怪。

  多花山竹子则在湘北是找不到的,只有湘南地区的南岭与湘西南的雪峰山与南岭的过渡地带,黄桑保护区鸳鸯东漂流处长有一棵乔木,周建军8月份前去采过标本,今年并未结果。

  一路由北往南,全省皆有分布的悬钩子属果实、五味子,在不同地区,种类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我们在北部壶瓶山看到的是高粱泡、寒梅与华中五味子,到了湘西南黄桑保护区采集到的是漫山遍野的粗叶悬钩子与南五味子,可以说不同区域,虽为同属植物,但长相乃至口味都相差很多。

  其中悬钩子属的果实应该是湖南秋季野果中最普遍的,但也是分类最多最具地域性的,湖南各地简称之为“泡”,很容易彼此搞混淆。10月13日,一进湘西南的黄桑保护区,我们就将寒梅与粗叶悬钩子搞混淆了,两种悬钩子属的果实很像,连叶子与刺都很像,口感也相同,但一个在湘北大量分布,一个喜欢温暖的南部。

  粗叶悬钩子应该是路途中,我们能够采集到的最多的野果了,可以与之媲美的是乌鸡山河沟地里的尖叶四照花,两者足足各采了2斤多,黄桑保护处龙景波开玩笑说,可以不带中餐,在此吃饱再走。

  而南五味子与华中五味子却是很好分辨的,一个果实抱团,一个串生,华中五味子的口味与个头都更好更大,分布也比较广泛,整个湖南省的山林都可找到它的身影,我们在由壶瓶山向南的途中都有尝到这种个头较大的五味子,可入药,而南五味子就要稍往南了,只在湘西南黄桑保护区与广西搭界的两河口吃到过,味略淡,但两者的基本口味相差不大,甜中带苦,酸之后还有点麻舌。

  以上为可食的,我们在湘西南黄桑保护区亦收集到国家一级保护树种伯乐树的果实,看起来有点像核桃,炸开之后又与在白云山采集到的算盘子很像,外壳红红的,里面是鲜红的果实,黄桑保护区拥有湖南最大面积的伯乐树群落。还有不可食的小果冬青,亦为红色,果小很多,10月13日,从黄桑坪开车至两河口的盘山路上,被误认为薄壳猴欢喜,14日回来,经周建军确认后才知道为小果冬青,站在沟谷里,红彤彤的果实与周围常绿的甜槠、楠木反差很大。一眼便知秋了。

  湖南秋季野果广布种分布地图。注:猫儿屎属湘北高海拔地区特有分布。

  特殊的果实:南方红豆杉,秋季最珍贵的果实 10月8日,湖南秋果采集计划刚开始,我们就在进入白云山大水井保护站的路途中碰到了红豆杉。选择白云山是吉首大学植物分类学家张代贵推荐的,因其海拔高,脚下亦有一处保存尚好的村庄巴科村,但这几棵南方红豆杉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树主人不在屋,只一位70多岁的妇人站在房子前,对所种红豆杉已说不太清楚,应该为城市观赏树种所种植,面前5棵,皆有果实,这种红色是途中所见各种秋果中最有底蕴的,似乎与这种度过第四冰川纪的树种一样,经历了250万年的时光,当你看到它时,会感觉远古发生的事情都沉淀在那片红色里。

  同行的吉首大学生科院的学生张成说,南方红豆杉的果肉成分其实是由普通松子外层的壳进化而来的,它正是站在裸子植物向被子植物进化的分叉点上。很多人不知道红豆杉的果实是可以吃的,而且口感很甜。

  我们采下几颗已经成熟的果实品尝,甜中带糯,虽然“果肉”很少,但像外形极美的广式茶点,光外形就让你难以忘怀了,甜甜糯糯的口感,更是记忆深刻。

  眼前这几株南方红豆杉结实不多,可能与树体尚未成形有关。南方红豆杉在湖南省皆有分布,但较零散,我们此后所去的最北端壶瓶山保护区亦有分布。5日后,驱车赶至西南端黄桑保护区,在通往上堡村的路上,遇见一棵胸径超过1米的南方红豆杉,没有结果,树下有座村民修建的寺庙,供奉本山土地与掌知未来的弥勒佛。

  黄桑保护区亦有面积不大的南方红豆杉群落,据管理处龙景波说有十几棵,但今年结果不多,是个“小年份”,倒是听说去年结了很多。这算是此行秋果采集计划中的一处遗憾吧。

  鸣谢:吉首大学植物分类学教授张代贵老师、中南林科大生物科学系周建军同学,以及白云山的宿秀江局长提供宝贵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